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感悟

放生可以让你的心灵成长

出处:中国佛教放生网 录入: 上传时间:2017-09-13 点击次数:

放生可以让你的心灵成长.jpg

  放生,不仅仅是众生自由,也可以放自己的心灵,让自己得以成长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---大愿莲花雨

    今天偶然听到一首歌,《没有什么不同》,隐隐有些触动。想起参加放生活动时的情景。
  
  当大家围坐一圈,双手合十,看着面前的放生仪规,逐字逐句,齐声念着。原本不以为然的淡散心态,莫名就渐渐变得庄重。悄悄环视四周。不论男女,不论年龄,都稳稳地盘腿而坐,认真地诵念。上天给了我们不同的相貌,或许有的让我们自傲,而有的却只是平淡。上天让我们出生在不同的地域,有的地方富饶,有的地方却是贫瘠。我们的生活里,都有这样那样不同的快乐,同时也遭遇着各种各样、或多或少的烦恼。也许我们并不能很好地理解别人的想法和人生态度,或许我们都期待着别人能够更理解我们。
  
  而在这一刻,在这当下,我们念着同样的经咒,我们的表情一样肃穆,一样在这声声诵念中,抚平心中的浮躁,涤净了平日里挥之不去的杂念。
  
  往昔所造诸恶业,皆由无始贪嗔痴,从身语意之所生,一切我今皆忏悔。
  
  是的,我们没有什么不同。我们有着同样向善的心灵。
  
  我们虽然平素被世俗种种暂时蒙着了双眼、扰乱了心绪,曾经迷惘,曾经追求,曾经因为求不得而沉寂沮丧,曾经因为终于得到梦寐以求的人或事物而短暂地欣喜若狂,但当我们静下来,就会明白那些困扰我们的事情其实什么都不是。
  
  能让我们快乐或痛苦的,从来都只是我们自己。
  
  同一件事,你认为是伤害,它才真的能够伤到你;若你不觉得是伤害,那它就只是一个经历。
  
  念书的时候,某个夏天,和好友在路上边走边聊。旁边施工的地方突然飞来一块石子,打到我的小腿,让我痛到龇牙咧嘴了一下。好友就取笑我“你平时那么念了那么多经,怎么会这么倒霉?怎不见菩萨保佑你?我什么都没念,却什么事也没有。”我揉了揉腿,继续和她并肩向前走,笑着说“你怎知菩萨没有保佑我?我反倒觉得自己实在幸运,因为石子只是击中我的小腿而不是脑袋,而且只是有一点痛,却都不曾破皮出血。”
  
  人生中,有些事情给我们的感觉,就像被小石头打到腿上,这样突如其来的疼痛。
  
  揉一揉,继续前行就好。
  
  我很喜欢的一个明星说过这样一句话,“幸福因为可以简单的呼吸,呼吸停止之前没有所谓的不幸。”闭上眼睛,沐浴在阳光中,双手合十,和大家一起念着简简单单的忏悔文,心里很安宁,很幸福。
  
  你的声音,我的声音,她的声音,汇集在一起,仿佛山谷中的回响,在胸腔震荡。虽然合上了双眼,却仿佛感觉到天高地厚,一片豁然,无边无际的开阔。
  
  以前的我,总是喜欢追求更多更好。原本念心经,后来觉得大悲咒挺好,就转而念大悲咒,再后来念地藏经、念地藏灭定业真言,念准提咒,念药师咒。再后来听说楞严咒很厉害,就把楞严咒背了下来。
  
  换来换去,没有哪个是一直坚持念下来了的。近几年越发懒散,已不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可形容。
  
  即使有时想起来念念,却完全不专心。因为经咒已经太熟,所以有时干脆就一边上网一边背诵,嘴里不停在念,眼睛看着电脑,心思不知飘去了哪里。这样的念经已经不是修行,却更像是数字的累积,完成任务一般地敷衍。
  
  而在放生现场,面前没有电脑,只是慢慢地,与大家同步,朗朗地念着心经。
  
  那些原本已经熟得不能再熟的字句,很奇妙地,好像一句句印到了心里去,令思绪变得越来越澄净、清明。
  
  师兄郑重地、一丝不苟地一步一步完成仪式,长久地跪拜着,额头紧紧贴着地面。
  
  见过他亲和的笑容,见过他诙谐地打趣,而这个样子却是我第一次看见。除了“庄严”二字之外,大概没有更合适的词可形容吧。
  
  阳光下,依稀看到丝丝白发,也不知是不是我眼花。
  
  那一刻突然觉得,虽然从面容上看不出多大变化,但师兄实际上好像真的不是我以为的那样年轻了。
  
  在我感到腿都已经坐麻了的时候,终于可以站起来。大家轮流拿着一支线香走到前面去,拜三拜,把香插入土堆成的香炉,念回向疏文。
  
  莫名有点紧张,在念代放生的回向疏文时,格外谨慎,宁可放慢语速变成最后一名,也力求逐字逐句念得准确无误。
  
  好不容易念完,我也快被太阳烤得冒油了。
  
  天公真的很作美,放生团队悉心准备的雨衣没能派上用场,我这个朝八晚五的上班族,这次晒太阳真是晒够本了。大概补了不少钙,哈哈。
  
  把装了不少鳖宝宝的网兜拎到水边,很顺利地打开了网兜口,有的鳖宝宝已经迫不及待往外爬,甚至我都没来得及帮它一把,它自己就窜到水里去了。
  
  而有的鳖宝宝就拼命往网兜的角落里钻,拽都拽不出来,我不敢太使力,于是各种无奈。
  
  还有的鳖宝宝在这种时间居然还在不依不饶地追咬隔壁的兄弟姐妹,也不知道对方之前是怎么惹到它了,抓着它的背壳把它们分开,它仍张牙舞爪,各种嚣张。
  
  这时才意识到放生是个体力活——小心地判断哪边是头哪边是尾,伸手去抓住目标的时候还要随时防备着旁边那只的脑袋、就怕惹得它一个不顺心就张嘴咬来,而且让手中这只脱离网兜也不容易——它大概还不明白我打算把它带去哪里,所以抓网兜跟抓救命稻草似的,真叫一个拼尽全力啊。
  
  折腾得一头汗才放了寥寥几只,我有种不晓得要放到猴年马月才能放完的无力感。
  
  后来一位阿姨过来,说这样放太慢,然后直接拎起网兜放进水里。
  
  就在我们几人的目瞪口呆中,网兜又被她拎起来——华丽丽地干净啊,之前死活扒着网兜不肯出来的鳖宝宝一只不剩,就这么全进了水里。
  
  我不知道这样的放法是否可行,但我反正是叹服了,够果断、够效率!
  
  这一幕也让我想到了我们自己。
  
  那些鳖宝宝放着出路不走、只一个劲地向网兜的死角里钻,把自己牢牢困住却浑然不觉,无视我们伸出的援手,反倒死死拽着困住它们的网兜绳子不肯松手。
  
  我们作为旁观者,看着又好气又好笑。
  
  可是这世上的一些人,又何尝不是如此这般作为?甘愿被名利所困,把权力地位当做一日也不可或缺的必需品。丝毫没有意识到,那些已经成了困住自己的网。
  
  有人想帮他们走出来,费了好大力气,他们却固执己见、绝不肯回头。
  
  其实,能改变他们的,从来都不是别人,从来都只有他们自己。
  
  你一个劲地拽他们、跟他们讲放下这些有多好,有时他们是听不进去。
  
  而当他们自己认识到原来眼前就有一条不同的路、且这条路会让他们的心变得自由而快乐的时候,他们自然就会放弃之前的执着。
  
  所以有时候不遗余力的劝说,不如营造一个环境去潜移默化。
  
   这次广州之行,我连一次的士都没有坐过哦,拿着岭南通的卡坐地铁、坐公交以及步行,实在还蛮低碳生活的。
  
  皆回向所有参与救度生命的佛子们及其家人、朋友。回向吉祥美满,幸福平安。所求善缘,悉皆满愿。财源广进,多多救度一切众生。

 
分享到: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百度搜藏 更多

上一篇:我和我老婆放生的感应 下一篇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