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感悟

广行菩萨道去解救与教育众生

出处:中国佛教放生网 录入: 上传时间:2017-09-07 点击次数:

广行菩萨道去解救与教育众生.jpg  

  第一次放生是在15岁(1989年)。是陪朋友去少年宫排练交响乐,路过次南门菜场,看见有几只出售待宰的青蛙。突然觉得它们很可怜,买了三只带回学校。放生在学校宿舍后面的池塘里。看见他们重获自由,很高兴。

  真正连续放生,并一直坚持到现在,是从2014年10月开始,平均每月不少于十次。当时我还在整天带儿子,儿子才十个月大。他坐在小推车里,我推着他到菜场最里面,唯一有一家是贩卖野生鱼虾的商家。

  刚开始时,是用塑料袋装买来的野生鱼虾。之后升级,专门买来一个蓝色的折叠桶,一边推着儿子,一边提着装满鱼虾的水桶,得穿过整个人群拥挤的菜场。又得再连人带车,带水桶,一次性提起来,走下地下人行横道,到马路对面去。有时地下通道向上的电梯坏了,之后又得连人带车带上满满的水桶,一次性抬起来,慢慢爬上去。之后还得再走几百米,下到河边。

  很欣慰的是,才这样进行了两次,当第三次我满头大汗的在河边放下水桶时,坐在小推车里还不会说话的儿子,居然着急的手舞起来,用他的小小手指一指水桶,又指一指河里。意思是快快放进河里去。当我将满桶的鱼倒进河里之后,儿子又居然高兴的哼哼唧唧,拍起手来。

  说明一下,为什么只能每次都用倒,而不能轻轻将鱼虾放进河里?因为河边都是石栏杆,离水面有近一米多的高度,而在一公里的远处只有一个地方可以下到河水边,但是被放生的鱼虾,往往不会马上离开或游去很远。这样会导致有人在我走之后,就去捞它们,真是“人要作孽,挡都挡不住”。唯一的一次我特地去可以下到河边的地方放,结果马上就来了好几个小孩,把我刚放生的野生虾,大部分都捞上来带走了。之后我与这些孩子们交涉,说明了情况,并说我出钱买回来,他们都不肯。

  又有多次,我放生做仪轨的时候,又来了些小孩,拿着他们捕鱼的器具,就在旁边看着。好在当时,我都是用‘倒’,我都下不去河边,他们更无法下去,每次都是悻悻而去,之后就再也不来了。

  如果说,孩子是因为顽皮,那么那些成人呢,我在上游放,有人就在下游钓。我走过去一看,那人就是根据其他放生的人,所放的人工培育的红鲤鱼,一眼就知道哪里有鱼。

  更有,甚至还有七十多岁的老年人又怎么解释?就算我已经是在用倒了,都还有人在我走之后,不知从哪里找来四米多长的杆子,套上渔网来捞刚放生的鱼。他们没有想到,我会第二次又折返回去放生。虽然当时我很生气,但是沿途我一直在为所放生的生命们,持着准提咒与甘露咒,这给了我智慧。

  我一边准备着放生,一边对那些在捞我上一次放生的鱼的人说,特别是对着那位七十多岁的老人说:“老人家,你是不是没有钱买鱼啊?不要紧,我这里有钱,要不要我现在就给你?麻烦你们把那些你们捞上来的鱼虾都放回去。如果抓捕或伤害一条放生的生命,其罪过就如同杀害一百个人一样的严重。这可不是我说的,而是如来佛祖说的哦!而且,我看你老人家,也不像是缺钱买鱼的人啊!”之后,他们就把刚刚捞上来,还在地上挣扎的鱼,放回水里了。

  之后,我继续放生仪轨。当我放完第二次,要走了的时候,我对他们说:“你们哪一个缺买鱼的钱,现在给我说。刚才看见你们捞上来我放生的鱼是6条小鱼,我刚才买鱼的价钱,折算下来,一条这样的鱼也就才两元钱,我现在拿二十元给你们,请你们放过他们。”他们有点难为情,但是又要保持着面子的说:“我们不会捞了的。”

  但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,我之后又第三次折返放生,又背来了一满箱大小不一的野生鲤鱼。我远远的看见,他们的确已经把那个四米长的网兜放在了地上,而且也没有看见,再被捞上来的鱼。刚才那位老人看见我又来了,就对我说:“我们没有捞你的鱼。”我说:“那不是我的鱼,每个生命都是他们自己的。”

  (我所放生的各种鱼或虾,卖相虽然不好,可是却比人工养殖贵出几倍的价格。因为是纯野生,是被人用渔网花几天时间从几十公里外的红枫湖里网捞上来的。所以,多少都有不同的伤,甚至有个别的还出了血,或掉了一只眼睛。想起来肯定很疼!)

  于是,很自然我又开始了放生仪轨。我心想,让他们通过这个仪轨,多听一听诸佛圣号和真言也好,让佛陀给他们种下一点菩提种子就更好。我放完第三次之后,他们就自行散去了。我的心这才放下来。一直以来我知道,佛陀教育我们的,并不是要我们去求佛祖菩萨保佑,而是要我们自求多福。可是当时我更清楚的知道了,佛陀与菩萨们对我们的教育,更是要我们自己也能成为佛陀菩萨,广行菩萨道去解救与教育众生。

  感谢经我所放的所有生命,是你们用你们的生命危险,教育了我,给了我放生的机会。你们给予我的,比我对你们放生的,要多得多!

 
分享到: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微信 百度搜藏 更多

上一篇:我尝到放生的甜头 下一篇:返回列表